苏沐凉

爱谁谁。

【一叶叶】还见金陵一叶落(下上?)

#没有文笔,下一个
#我发现这点写不完
#前文见tag

叶修越来越虚弱,一天也就能清醒一两个时辰。一叶之秋什么也没问,就静静陪着他。

叶修清醒的时候,话突然很多。他絮絮叨叨的问一叶之秋什么时候才是秋天,频繁的回忆着过去的日子。

一叶之秋领了一个跟叶修很像的人回来。

叶修刚睡下,那人皱着眉给叶修把脉,似笑非笑的咂咂嘴。

“过去那十多年,你在他身边?”那个人这么问,若有所思的摩挲叶修放在枕边的玉佩。

“照顾不周。”一叶之秋低着头,下意识想去摸自己腰间的那半块玉佩。

“辛苦了。跟我去抓药吧。能续个几年命。”他起身,深深凝了沉睡的叶修一眼,终于叹了口气:“何必呢……兄长。”

金陵淅沥下起秋雨来的时候,叶修觉得自己快死了。他不再整日昏睡,甚至有精神跟一叶之秋比划两下。

回光返照吧。叶修想着,蹦跶得更加欢脱。毕竟,多活一天就是他赚到。

一叶之秋当然知道他怎么想,也懒得跟他解释任由这人一天比一天放肆。

有人告诉他宫里有解药。

一叶之秋露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叶修把自己缩在狐裘里,慢慢的回想一叶之秋给他吃过什么玩意儿——现在他确定自己不是快死了,而是真的快好了。可是越来越怕冷怎么回事?现在才初秋家里就得整日生火,冬天怎么办?他怀疑自己会冻死在冬天。

一叶给他生的火早灭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去的。

火盆子就在叶修伸个手就能碰到的地方,加炭极为方便。但叶修想着事,没怎么注意火。

一叶之秋带着初秋的寒意匆匆进了屋子,见叶修哆哆嗦嗦缩成一团也没狠下心呵斥。他生好火,就这么盯着叶修看。

叶修缩了缩脖子,突然觉得自己不该那么怂,也就理直气壮的盯了回去。

初秋的雨把一叶之秋的衣服淋了个半湿,说句话都带了寒气。叶修叹口气,伸手把一叶之秋拽进了被子:“看啥,再看收钱啊。”

被里让叶修的体温烘得暖和,一叶之秋却打了个哆嗦。“叶修……?”他迟疑着没敢动弹,胸腹处的伤口突然疼起来。又裂开了吧。他默默想着,试图撑起身来离叶修远点儿——叶修那狗鼻子,指不定能闻出什么。

一叶之秋抿了下唇,决定在叶修闻出来之前干点什么。“非要我一直照顾吗?”他说,眼神躲避着叶修的眼神。

“是啊。”叶修眨了眨眼,似笑非笑的盯着眼前伪装都不太会的人。一叶之秋的面色是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他突然觉得有点心疼,还有点愠怒。带着着心情,他说出来的话都是冷的:“不让你照顾着,你怕是早就死外边儿了。”

一叶之秋僵了一下,更没敢去看叶修。他没说话,算是默认,又算是否认。叶修也不打扰他,就跟他一起沉默。屋子里一时静得只听见火花炸开的声音。沉默了好一会儿,一叶之秋方才艰难的开口:“我想试试。”他低声说着,下意识去摸腰间的东西。什么也没有。叶修从枕边把那玉佩丢给他,反手又把人拽进了被子。

这手凉的,可以去冰镇酸梅汤了。叶修握着一叶之秋的手默默的想。“这样就很好了。一叶。”叶修打了个哆嗦,腾出只手来揉了把一叶之秋的头发,“很好了。”

一叶之秋默默的看着他,没有说话。他舍不得,不甘心他放在神位上的人,现在落魄到蜷在他的破屋子里瑟瑟取暖。

【双叶】欢喜

*没有文笔下一个
*单纯无聊

“喜欢吗?”他轻轻吻着他,轻轻问着。

那人没有回应。他闭着眼,呼吸悠长。好看的眉舒展着,唇角弯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他便小心翼翼的继续亲吻着,指尖欢欢喜喜的描摹这人的眉眼。

叶秋没敢用力,只是极轻的吻着兄长的额心,眼角,面颊。最后轻轻的落在人唇上。他多待了一会儿,贪婪的舔了舔叶修的唇。

他心底没有什么欲念,只是单纯觉得欢喜与甜蜜。

看叶修依旧睡得沉,叶秋胆子便大起来。他捉了兄长的手,慢慢将自己的指嵌进他指缝,一根又一根,直到十指相扣。

叶秋满心欢喜,他凑过去,开心的吻着叶修与自己相扣的手。

叶修哼哼了一声。

叶秋一僵,慢慢的轻柔的松开那只手,然后闭上眼乖巧的蜷成一团往叶修怀里蹭了蹭。

他听见了叶修的叹息,而后装作刚醒的模样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果然,一睁眼就是笑的无奈的叶修。

他仗着叶修没发现他装睡,手一伸便抱住自家哥哥,心满意足的蹭了下非常乖巧的开口:“哥哥早安。”

“早。怎么跟小时候一样睡醒要抱东西?”叶修扒了他的手,懒洋洋打着哈欠一副没睡够的模样。

叶秋没说话,他只是收了自己的手盯了叶修半晌,轻轻开口:“哥哥再睡一会儿吧?我去准备早餐。”他没有告诉叶修,他从来只抱顶心爱的东西。

小时候是叶修给他抓的大狗玩偶,现在是叶修。

【双叶】半步

#给某人讲的睡前故事扩写
#是刀子

曾经有个小姑娘问叶秋,为什么每次帮叶修理了衣服后都会后退半步——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半步。

叶秋当时怔了一下,眯着眼浅浅笑起来。他想了很久,慢慢的,却又坚定的开口:“不退太亲昵,一步又太疏远。”

那时还是叶修刚退役的光景。叶秋还在小心翼翼的,努力的维护着自己乖巧听话的弟弟形象。
————————————————————————

烟雾在指尖缭绕。

叶秋盯着那些烟雾发愣,火光又亮起来。他突然想起什么,一口烟便呛在嗓子里,火辣辣的灼疼。叶秋费力的咳嗽起来,嘴里都是尼古丁和焦油混杂的苦味。眼泪模糊了视线,他便又想起刚才在想的事儿来。

他想起的是自己第一次抽烟的情景。

彼时叶修回家带走了他的身份证。叶修才走了两天,他便发疯似的想念叶修的味道——那股淡淡的,有点呛人的,带点儿苦味的烟草气味。叶父是不抽烟的,叶秋记忆里烟味代表的就是叶修。兄弟俩自幼时就喜欢玩cos对方的游戏。叶修走后,叶秋着魔一样对着镜子模仿他的哥哥。当他再次对着镜子模仿哥哥懒散的笑容的时候,他决定去买烟。

叶秋选择的是女士烟。他故作镇静的把烟带去了公共厕所——他不敢带回家。女士烟的味道很淡,但依旧把叶秋呛得死去活来。他执拗的一口口抽完了那支纤细的烟,低头嗅着指间的烟草气息笑起来。

回忆完了,叶秋把烟在纸上摁灭,折好,丢进垃圾桶。他从怀里摸出古龙香水,仔细把自己喷了个遍。再嗅时,没了烟草味。叶秋笑了下,理了理起了点皱褶的西装进了化妆间。

化妆师给叶修弄着头发,叶秋在旁边理着一会儿得给叶修别上的胸花。他抬了头,对着镜子笑了一下。恍惚间他以为那是自家哥哥。他们长得实在是太像了。

直到叶修笑眯眯凑到叶秋面前喊了一声“小秋”时,叶秋才回过神来。他看着只剩自己和哥哥的化妆间,面对那张与自己距离过近的脸,不可抑制的产生了一种想要亲吻叶修的冲动。

一定是一个交换二人口中烟草气味的吻。叶秋边给叶修别着胸花边想。他的烟草味会淡点,叶修的会浓点。但一定都是苦涩的,苦到让舌尖发麻。

当他抬手给叶修正着领带的时候,嘴唇颤抖着,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的,又理所当然的说出了那句本该带进坟墓里去的话:“叶修,我喜欢你。对恋人的喜欢。”他说着,语气平静仿佛在谈论天气。叶秋温文尔雅的笑起来,自带了优雅的气场。

叶修愣了一下,拍开了叶秋的手。他看着自己的弟弟,觉得指尖一点点变凉。他定了定神,冷淡的,带着点厌弃神色开了口:“叶秋,你笑的真恶心。”

“抱歉。”叶秋唇角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温文尔雅的模样。他后退了一步,冲自己哥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你的婚礼快开始了,哥哥。”

叶修叶秋生日快乐【不是贺文】


父母总爱把双子打扮的一模一样。仿佛他们是彼此的镜子。
叶修和叶秋的父母也是。
叶秋是不大爱照镜子的,因为他总觉得看到了自家的混账哥哥。
叶修也不爱,因为他懒。
可他们总是无法避免的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这点相似知道他们15岁,叶修离家出走。
叶秋开始莫名照镜子,然后把原本梳的整齐的发抓乱,试图找到哥哥的影子。
叶修下意识地常去洗手,然后神色认真地把手擦干,神情像极了叶秋。
叶秋每年生日都会买两份礼物,一份放在叶修房间。
叶修每年生日都会喃喃一句生日快乐。
叶秋有时会买电竞周刊,看着上面有关“叶秋”的报道,然后嘟囔一句“混蛋叶修”。
叶修陪苏沐橙看电视时,有时看到西装革履的叶秋侃侃而谈,总会意味不明的笑一下,有一点点温柔。
再后来叶秋偶尔会去看叶修,总觉得看见另一个人。叶修总是叼着烟懒懒的笑,气的叶秋炸毛。
叶修知道叶秋是来让他回家,他也知道叶秋知道他不可能回家。
所以他不说,叶秋也不说。
最后叶秋会抱叶修一下,嫌弃他身上的烟味,最后一个人回家。
像他回家时叶秋的拥抱一样。

【叶修×我】委屈巴巴的段子

#极度ooc
#是真的很疼……
#委屈巴巴想要叶修抱抱……


“叶修……”男人的手在键盘上优美的跳跃着,屏幕的光映在他脸上,让那张脸显得更加柔和。
“嗯?我在。”他微微偏了一下头看了自己一眼,注意力又回到了游戏上。
“冷……”此时已是四月的天气,说冷不过是找个理由撒娇罢了。
“再去穿件衣服。”叶修从桌上摸过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高。
“我饿……”看着升高的温度嘴角有些抽搐,肚子疼得更厉害了些。
“不是才吃过饭?客厅桌上还有水果。要不定外卖?”他的手速又提高了一些,神情专注。游戏里的叶修……认真得让人痴迷。
似乎解决掉了对手,他轻轻出了一口气,回过头来看自己,唇角挂着戏谑的笑:“媳妇儿你这么能吃怎么不长肉呢?别人还以为哥虐待你。”
“不吃。”气鼓鼓的扁了扁嘴,又说:“我疼……”
尤其是刚刚才吃了个雪糕……
“哪里疼?”他的神色一下子紧张起来,“要不要去医院?”
“肚子。”见人脸上终于有了关心自己的表情,疼痛仿佛一下子减轻了。
“喝点热水?”……说你直男还真不是吹的……
“没用。”委屈巴巴的扁扁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不是肚子疼吗还坐地上?地上凉你不知道啊?”他走过来凶巴巴的把自己拉起来,然后按在了刚才做的转椅上:“好好坐着,我去给你熬红糖水。”
“我吃了没用你又不是不知道。”被人吼了一顿更委屈了,眼泪忍不住啪塔啪嗒往下掉:“就是……很疼嘛……呜……”
“好了别哭。”他叹了口气,走过来抱住自己,身上有着好闻的味道:“别哭,哥抱抱。抱抱就不疼了啊……”

【一叶叶】还见金陵一叶落(中)

#文笔不存在,下一个
#ooc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中
#古代背景,是糖!
#题目:【huan】还见金陵一叶落,前文见tag
#艾特点文的同学 @锦瑟

【一叶叶】还见金陵一叶落(中)

好……叶修。”一叶之秋低眸看着似在浅眠的叶修,某些回忆浮现上来:

“一叶之秋,追杀令和离开,选一个吧。”青年背过身去,银白的甲胄反射出的光刺得一叶之秋双眼有些发涩。
“属下可以知道原因吗?主上。”他单膝跪下去,却邪的纹路烙得他的掌心生疼。碎瓷片扎进他的膝盖里。自己……做错了什么?一叶之秋拼命回想,却什么也回想不起来。淡淡的血腥味。
“兔死,狗烹。”青年似是低笑了一声。成色极好的玉佩落在一叶之秋身上,又落下去,碎裂。
“……是,属下知道了。不必劳烦主上追杀。”一叶之秋握着碎了的玉佩站起来:“请主上保重身体。往后不能照料主上起居了。”他愣愣的看着碎做两半的玉佩,低低笑起来。
“你要干什么?”青年回头,恰好看见一叶之秋握着却邪的矛刃往颈上划去。他狠狠皱了眉,大步上前夺下他手中的战矛掷于地上:“莫要污了将军府的地!”“……是,主上。”一叶之秋弯腰拾起被丢在地上的战矛,手指颤抖。
“不必再称我主上。”青年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内室,背影在纱帐的遮阳下看不分明。
“想什么呢?”叶修抬起左手拍了拍一叶之秋的脸。“啊?没什么……”一叶之秋摇头,“叶修,我……你伤好后有什么打算?”是复仇,还是……一叶之秋没有问出口。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的打算之一……一叶我没吃饱。”叶修又揉了一把一叶之秋的脸,表情极其无辜。嗯,手感不错。
“我现在去盛,稍等。”一叶之秋任了叶修的揉脸,将他垂到面上的发撩到耳后便出去了。
“咳……唔……”确保一叶之秋出去后,叶修剧烈的咳嗽起来。他用力捂住自己的唇,极力压抑着咳嗽的声音。血从指缝渗出来。“再多等一段时间不行么?”叶修勾了唇,声音却悲伤得仿佛要哭出来。他仔细而又认真的舔净掌间的血,想起方才白粥的味道。
男子从门口进来,白瓷碗散发着微的热气。
叶修歪了头,拖长了声音唤着:“一叶——”
一叶之秋加快步子走到床边坐下:“我在。”他应着,冲勺子里的粥轻轻吹气。
叶修极快的探过头在一叶之秋唇边吻了一下,又缩回来装作什么也没干的模样张嘴等喂。一抹薄红爬上了他的耳垂。
一叶之秋愣住。他看了看碗中的白粥,又看了看叶修故作无辜的眼神,将粥送进了自己口中。
“喂——唔……”叶修还没来得及抗议出声,就被一叶之秋吻住了唇。舌尖尝到了粥的味道。
“我觉得,嘴对嘴喂可以保持粥的温度。”一叶之秋勾唇,一本正经的含了一口粥又吻了上去。
……血腥味,没错了。一抹暗色划过一叶之秋的眸。

P4 @慕雨
P2艾特我自己hhhhh
P3emmmn大家好,我是苏沐凉

“拜托了、带我一起走吧,让我从这个腐朽世界的梦中醒来吧——快啊、快啊、快啊!”
太宰用手指着自己的额头走过去,脸上浮现出了甚至可以说是安宁的笑容。


太宰用手指着头走向枪口的时候,那仿佛快要哭出来的孩子一般的表情,深深灼烧在了我的脑海中。

看了很多遍。每次都忍不住想哭出来。

【一叶叶】还见金陵一叶落(上)

#文笔不存在,下一个
#古代背景
#ooc
#题目:还【huan】见金陵一叶落
#下不知道多久摸出来系列
#哦对了艾特点文的同学 @锦瑟

又是一年江南梅雨时节。
马蹄踏碎了绘着落叶的伞面,溅起泥泞的水花。士卒挥动着鞭子,催促马儿跑的更快了些。
马匹呼啸而过带起的风吹得路旁的灌木丛沙沙作响。
士卒的队伍过去良久,地上积的水潭平静下来,染上了浅淡的红。灌木被扒开一个细小的缝,男人眯眼看着士卒们离去的方向,扯了扯唇。
明黄的衣衫上是触目惊心的大块大块的红,被雨水侵染得深深浅浅。像一块染错颜色的布料。
“真是狠呐。”他咳嗽着咯出一口血来。苍白掌心里的血艳红得刺目。
男人倚在树上,费劲的拔掉肩头的断箭。倒钩带下血肉,泛着乌青的颜色。“啧,在平日饭食里下毒也就罢了,现在连几个月也等不了?”他低笑一声,在伤口处撒下药粉,摸索着扒下身上绣着金龙的衣袍:“料子倒是不错,包扎伤口有些浪费了。这些把戏……他还真是玩不厌啊。”
匕首划开布料发出细微的声响,眼前一阵阵发黑。他苦笑了一下,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才打好结。怕是……真的要交代了啊……
“……主上?”耳边隐约传来熟悉的声音。他勉强睁开眼来,又安心的闭上:“一叶啊……”
“若属下也是杀手之一呢?就这么放心?”一叶之秋轻叹一声,把伞扔在了雨里。他半跪下去将男人其他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把他抱了起来:“怎的这样轻……属下带您回家。”微凉的唇落在滚烫的额上。昏迷中的人似乎笑了一下。

苍白单薄的躯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胸膛上的伤口还在淌着血,皮肉翻出来。白色的药粉均匀的洒在伤口上止住了血。肩头的伤口已经是乌黑的颜色。一叶之秋皱紧了眉头,一点一点割掉了乌黑的肉。他低下头吮吸着伤口中流出来的污血,直到血液又变回艳红。
低垂着的眼睫动了动,双眼睁开有一瞬间的迷茫,很快便恢复了清明:“你家?”他哑着嗓子问。肩上和胸口的伤火烧火燎的疼。“是,主上。”一叶之秋点点头,将一碗温热的茶水喂到叶修唇边,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眼:“家中简陋,事发突然,主上忍耐几日。”
“很好了。我俩以前住的屋子可比这差远了。”叶修勾唇,觉得有些好笑。他是那种注重物质的人吗?好吧,将军府的确奢华了那么……一点点。
一叶之秋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苦笑了一下,起身道了句“稍等”便去了外屋。
叶修眨眨眼,微笑:“还好,你还好。”咳嗽又起。他苦笑着,将掌心的血迹细细舔净。
“主上。”一叶之秋端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粥进来。他把粥递给叶修:“小心烫。”
“一叶啊。”叶修有些无奈的动了动被包扎的紧实的右手:“你想让我自己喝吗?还是说在报当初赶你走的仇?这么小心眼儿可没姑娘喜欢。”
一叶之秋看着被自己包得跟粽子一样的叶修,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他低着头否认:“没有。属下永远不会恨主上。”他小心翼翼的把叶修扶起来半靠在自己肩上,舀起一勺粥放在唇边吹了吹感觉温度合适之后喂进叶修嘴里。
“一叶啊。”叶修舒服的享受着一叶之秋的服务。他往一叶之秋身上又靠了靠。“属下在。”一叶之秋一僵,不敢动了。
“继续喂啊。”叶修不满。
“请主上恕罪。”一叶之秋忙继续喂叶修。
“别叫主上了。叫名字就好。我们早就没那关系了,不是吗?”叶修心满意足的吃完,在一叶之秋肩上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
“好……叶修。”一叶之秋低眸看着似在浅眠的叶修,某些回忆浮现上来。






翻了半天终于翻到谁点的文……【捂脸】
本来想写个原著向,可是,我写了几个开头都不满意。然后某天神智不清开了个古风的头居然写下去了……【深陷古风坑】
但是……结局……还在摸索【安详】

【伞修橙】沐橙生快!

#迟了一天的生贺……
#沐橙你相信我是爱你的……我是故意错开高峰期的!
#联盟女神生日快乐!
#日常
#ooc

【伞修橙】沐橙妹子生贺
刚过完年,年味还很浓。空气中还弥漫着鞭炮和烟火的气息。
阳光应景似的从云层中露出来,柳枝抽了嫩芽。
初春午后的天气不算暖和,脱下厚厚的羽绒外套却足够了。
苏沐橙单手撑着头,微笑的看着阳光下飞翔的鸽子。
哥哥跟叶修还是没有回来吗……她无精打采的翻了一页书,继续望着窗外发呆。跑哪里去了!今天可是她的成年礼诶。苏沐橙换了个姿势继续望着窗外,书页久久不曾被翻动。
路上两名少年打打闹闹的走来,其中一人还不忘护好手中精致的盒子。
“哥哥你跟叶修跑哪里去了!”苏沐橙打开窗子做出生气的模样,声音里却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
“啊?这个……”正在打闹的两个少年有些尴尬的停下了脚步。暖黄头发的男孩子把盒子往身后藏了藏,思考着怎么开口。
他旁边的少年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懒懒开口:“买蛋糕啊。就是走的有点远……”说到后来,他的声音也小了下去。
“不好意思啊妹妹/沐橙。让你等了那么久。”最后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开口。配上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让少女“噗嗤”一下笑出声:“好啦你们两个快回来吧。菜都快凉了。还让我好好玩儿呢。等你们回来我还不得饿死呀。”
“好我们的错。”苏沐秋狠狠瞪了叶修一眼,快步向小楼走。叶修有些迷茫的摸摸后脑勺,也跟了上去。

桌上的饭菜还有热气。
二人进门是苏沐橙恰巧端着饭从厨房出来。
“你俩快去洗手吧。然后吃饭。”她笑着看了二人一眼,发上的小绒球随着她的动作摇晃着。
“辛苦沐橙了。”盒子被放在茶几上,卫生间传来水声。
“阿修……你觉得那个蛋糕……”苏沐秋有些犹豫的给手上抹着洗手液。
“应该没问题。信我。”叶修也有些犹豫。但他咬了咬牙,水流冲去手上的泡沫。
“……可是真的好丑……”苏沐秋回忆了一下蛋糕的样子,顿时有了捂脸逃走的冲动。
“苏沐秋你能不能有点信心!虽然我也觉得挺丑的……”叶修拔高声音,试图自我催眠。
“哥哥你跟叶修在说什么呢?再不出来饭菜凉了哦。”苏沐橙在饭桌旁只听见水流声和两个男孩子的嘀咕声。她有些无奈的叹口气。
“啊马上。”苏沐秋再次瞪了叶修一眼,草草擦了手出去了。
“……瞪我干嘛……”叶修翻了个白眼,仔细的擦干手上的水也出去了。
苏沐橙的厨艺很好。吃得三人都是心满意足。
苏沐秋一脸严肃的把苏沐橙按在沙发上坐好,用眼神示意叶修去收拾碗筷。
叶修摸摸鼻子知道不是斗嘴的时候,也就乖乖去了。
从厨房出来时,苏沐秋正小心翼翼的打开蛋糕盒子。
苏沐橙笑意盈盈的闭着眼。
“好了,睁眼吧。”叶修坐到苏沐橙旁边,有些不忍心看苏沐橙看到蛋糕时的表情。
“哇,好别致的蛋糕。哥哥跟叶修自己做的吗?”苏沐橙眨眨眼,没有出现二人想象中的失望表情。
“嗯……蛋糕店没开门……所以……”苏沐秋犹犹豫豫的说。
“好棒!”苏沐橙揽住苏沐秋的脖子,在他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
“叶修谢谢啦!”她凑过去,也在叶修脸上亲了一口。
叶修干咳了一声,给蜡烛点上了火:“沐橙,许愿吧。”苏沐橙乖乖闭上了眼。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叶修跟苏沐秋对视一眼,开口唱起歌来。有些跑调,但是很好听。
“好啦。”苏沐橙睁开眼睛,“呼”的吹灭了蜡烛。
“成年了啊……祝我妹妹越来越漂亮。哪个臭小子娶了我妹妹是他福气。敢欺负你看我不打死他。”苏沐秋递给苏沐橙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
“那我祝沐橙的未来光芒万丈。欺负你的我跟你哥一起揍他。”叶修耸耸肩,把一个盒子放在苏沐橙手中。
“谢谢啦。”苏沐橙笑得很开心,“我们一直在一起就很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