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凉

爱谁谁。

【翔叶】骄阳(五)

#文笔不存在,下一个
#ooc
#是翔叶不是叶翔!!!
#韩队我错了
#古风仙侠背景
#前文戳头像(看到奇怪的东西请无视)

【翔叶】骄阳(五)
叶修百无聊赖的掏着耳朵:“所以老韩你是要把妖精赶尽杀绝咯?”他无意识的抚摸着千机伞伞柄。
“妖精本就不该存在于世上!”韩文清拍桌。
“任何生灵都有存在的理由。”喻文州微笑着抿了一口茶。
“哼,叶修,你殿里锁着的妖王还不杀掉吗?喻文州,你以为你们蓝雨的人去做了妖精我不知道?!”韩文清冷哼。
“老韩,谁也别说谁。”叶修摸出烟袋准备点燃,“张佳乐不是半妖?你是想清洗天界?”
“叶修你敢点燃我就把沐橙拉去烟雨看话本让你自己管兴欣!”楚云秀立马远离叶修。
“成吧。不抽就不抽。我叼着总行了吧?”叶修悻悻灭了火,“你不也抽么还不许我抽?天理呢?”
“你一抽能停吗?”楚云秀嫌弃的看了叶修一眼,拖着苏沐橙到离叶修最远的位置去了。
“叶修前辈,叼着难度很大吧?”喻文州看了看叶修长长的烟杆,笑道。他转头回应韩文清:“韩文清前辈请不要忘了霸图有人过去是呼啸妖王。”
“现在他们是神。”韩文清冷冷瞥了叶修一眼,“世上所有不能为神所掌控的生灵都该被抹杀。”
“韩文清前辈。”新的嘉世天君打断了韩文清的话,“若果真如此,天道为何要让妖精存在呢?您要抹杀所有妖精,又让那些拥有妖精血脉的神如何自处?”
“天道不让妖精生活在阳光下已经是一种惩罚了吧?”楼冠宁应和邱非,“何必赶尽杀绝呢?”
“小邱非,有些妖精也是半神啊……”叶修站起身来,“不跟你们玩儿了。天道是什么?到时候发兵别算我,我反对。”
“前辈慢走。”邱非恭敬的站起身来。
“叶修前辈走好。”喻文州微笑着起身。
“叶神走好!用不用我送你?”楼冠宁朝叶修走了几步。
“不了不了。”叶修摆手,“沐橙走了。”
“那我也回去看话本好了。沐橙等我。”楚云秀起身去追苏沐橙。
“你们……站住!”韩文清怒。
“你让站住就站住?我不要面子的?”叶修头也不回。
“叶修……呼……叶修!我拿到了!”顶着一对虎耳的少年面上沾着血迹,阳光洒在他周身泛着柔和的光。他手里拿着一根洁白的法杖。
“孙翔?!这是新杰的法杖?!你对他做了什么!”韩文清快步逼近。
“我又没杀他。不就抢个法杖吗?”孙翔丝毫不惧,提矛便要迎战。
“天君。他夺走了法器。我没事。”不远处一身白衣的霸图军师迅速赶来。
“啧,小邱非麻烦了。你跟沐橙拦住张新杰,文州云秀小楼你们随意哈,别动那个脑子缺根弦的。小翔你拿到就拿到呗来找我干嘛?求夸奖?”叶修丢出烟袋缓解了韩文清的第一下攻击,挡在孙翔面前:“老韩,咱俩比划一下?”
“我想再看看你,叶修。一定要记得我喜欢你。”孙翔收回却邪,默念解除法咒。
“我很忙,没空记。”叶修一伞劈开韩文清,躲开了宋奇英的拳风。
淡蓝色的火焰从少年指尖开始燃起。
张新杰淡漠的看了孙翔一眼:“没用的,这就是天道。”
“前辈最擅长违背天道。”邱非挥矛刺向他。“就是啊,只要叶修哥想,很少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苏沐橙拦在了张新杰的退路上。
“孙翔不是叶修。”张新杰看着自己的法杖在火光中变形,“他的半神血统……七成。”
火焰覆盖了少年。
“张新杰你这个怎么这么麻烦?”楚云秀在旁边围观。
“麻烦吗?神血超过五成献祭,暂时而非永久……”张新杰思考了一下,“不麻烦。”
“这么狠?”楚云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瓜子,“永久是要神献祭?”
“没有永久。”


霸图冠军!【坚定】
我错了。韩队。真的。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