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凉

爱谁谁。

【翔叶】骄阳(七)

#文笔不存在,下一个
#写出all翔的感觉我也是没谁了。请记住这是翔叶
#ooc
#古风仙侠背景
#昨天答应了……

【翔叶】骄阳(七)
“肖时钦你说你是不是有病?喜欢阳光你好好的人不做干嘛做妖精?做了妖精你还去天界找孙翔?他在天界做天君不挺好吗你又带他回来干嘛?”唐昊扑上去给了肖时钦一拳,被李轩拉住了。
“我……”肖时钦低下头沉默。
“你什么你?现在你开心了?孙翔这个蠢货,生活在阳光下这么重要吗?”唐昊挣扎着被吴羽策的阵法缚住了。
“他喜欢。所以你们能别嚷嚷了吗?吵得我头疼。”叶修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就因为他喜欢?”唐昊反问。
“生活在阳光下不是永久的。”罗辑从药圃出来,“孙翔成神那天,你们会重新活在阴影中。”
“成神?”江波涛挑眉。
“修补血脉。只有这样才能救他。”罗辑点头,“成神就是重生。他会忘掉所有。”
“活……就好。忘,没关系。”周泽楷勾起唇角,那是一个让阳光失色的微笑。
“叶修用自己的血脉去修补孙翔的?”李轩问。“也许。王杰希前辈没有神血,安文逸跟罗辑不可能。只有叶修前辈了。”吴羽策望了望药圃。小木屋闪烁着微弱的金光与紫气。“这颜色……有问题啊……”李轩皱眉思索。“这是半妖间血脉传递才会出现的颜色吧?”吴羽策打量着那些紫气,“这种紫色……快要接近纯正的妖精了。”
“变成纯妖也是这个颜色。”肖时钦道。
“叶修不是纯神血脉吗?照你们这么说,小孙七成神血,难道叶神只有五六成神血?”江波涛越推算越惊讶。
“四成。”罗辑又开始拨算盘。
“叶修……舍弃神血了?”唐昊趁几人不注意挣脱了阵法,正盘腿坐在树旁。
“理论上没错。”罗辑抬头去看将落的太阳。
“靠。想到这小子会把我们忘了就不爽。”唐昊一拳砸在树上。
安文逸从屋内出来冲罗辑招了招手,罗辑走过去。
两人交谈了几句,罗辑扫视了一下在场的几位妖王,开口:“虚空妖王,请过来一下。有事相商。”
李轩跟吴羽策对视一眼,并肩上前:“何事?”
“天君神脉缺失,妖脉未成。劳烦二位与微草妖王一同照料天君了。”罗辑担忧的朝屋内扫了一眼,“兴欣天君叛逃下界,天界动荡。我们不能久留。”“过段时间嘉世天君会来帮忙照顾的。”安文逸进屋给昏迷的叶修喂了一枚丹药。
“孙翔……多久?”周泽楷不知何时站到了孙翔旁边。
“半个月。他一苏醒,你们又得回到阴影。世上将会诞生新神。”罗辑丢下一句话便跟安文逸一起离开了。
唐昊又往树上砸了一拳:“为什么只有虚空跟微草啊?”
“你太急躁。轮回怀疑过叶修。雷霆……不知道。”王杰希收拾着屋内散乱的草药。“肖时钦,情敌。”吴羽策面无表情。
“情……情敌?!”肖时钦沉默。他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