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凉

爱谁谁。

【喻文州生贺】

#文笔不存在,下一个
#鬼知道我写的什么玩意儿
#文州啊,十八岁生日快乐啊
#生贺写成cp向我也没谁了

G市的冬天还是一如既往的……暖和啊。
喻文州抿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打起精神继续训练。
术士的动作渐渐跟不上障碍出现的速度,一个不慎便跌下了深渊。
喻文州停下还在敲击键盘的手,苦笑了一下。这种程度……这种程度……
他深吸一口气,重复,死亡,再重复。
“已经有进步了,不是吗?”他笑了笑,认真的活动起了有些僵硬的手。
原本湛蓝的天空已经布满乌云。
手机屏幕亮起,有信息。
“黄少天?”他念着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有些疑惑的点开。大片大片的文字刷了好几屏。
“……果然还是宁愿他打电话来。”喻文州无语良久,慢慢看那条若不是因为字数限制绝对会变成论文的信息。
接连又收到好几条信息,都来自黄少天。
喻文州面无表情的收回了刚才感谢信息字数限制的话。
天色暗了。
他端起咖啡,看着散尽的热气叹息。
黄少天的信息,大抵是今晚十点出去玩顺便给叶秋接风。叶秋可以亲自指导他们。然后顺便威胁他,如果他没去,就等着他的电话轰炸吧。
接风?喻文州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日期。2月9日,快过年了。这个时候……叶秋前辈来做什么?他皱着眉思索,总觉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晚上九点,喻文州看了一眼天色,多拿了两条围巾。
跟队友同城的好处是不用异地恋【划掉】随时可以出来玩儿,而坏处……喻文州一点儿也不想回忆给黄少天送了N次东西的经历。
“吊……呃不对,文州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一叶之秋就是叶秋你叫他老叶就好。这个是叶秋他妹苏沐橙呃老叶你妹怎么不跟你同姓啊?算了老叶这个是我们蓝雨的喻文州,用术士,手残……我什么也没说。”黄少天噼里啪啦说了一通下来,三人谁也没听。
喻文州早就把手伸了过去:“叶秋前辈,你好。我是喻文州,请多指教。”
“你就是少天常提到的吊车尾啊。很有潜力。”叶秋跟他握了握手,
“我靠你们就这么把我晾着?!爱呢队友爱呢文州!战友爱呢老叶!”黄少天痛心疾首。
“我们有过吗?”叶秋睨了他一眼,点烟。
苏沐橙抬手把他的烟给扔了。
叶秋心疼的看着烟被扔掉:“沐橙……最后一支……”
苏沐橙微笑:“才不要让哥哥这么快又见到你呢。”
被二人无视正准备找自家队友寻求安慰的黄少天一听这话,立即嚷了起来:“见家长?你们这么快就见家长了?!还骗我说是兄妹老叶你太不厚道了等等苏妹子还没成年吧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叶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
叶秋跟苏沐橙同时转过头来盯着黄少天,同时开口:“别闹。”
叶秋慢悠悠补了一句:“你才是吧。”
喻文州微笑着看几人闹腾,下意识把黄少天往身后拉了拉。
“像护崽的老母鸡。”事后,叶秋如是评价。
“所以,我们现在玩儿什么?”喻文州迟疑着开口,气温好像更低了些。
“网吧?”叶秋提议。
“好呀。”苏沐橙附议。
“叶秋前辈你觉得我们这里……”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和苏沐橙:“三个未成年人可以进去?”
“可以。信我。”叶秋笑了笑,锁定一个网吧就带着三个小孩儿去了。
“不是,老叶你答应过我的事儿呢怎么一来就往网吧跑你没信义!”黄少天回过神来,气哼哼的跟在自家队友后边儿抗议。
“才几点啊大晚上的有啥好玩儿的?”叶秋摆摆手,“玩儿会儿荣耀就差不多了。来啊哥指导一下你们几个小不点儿。”
“有劳叶秋前辈了。你跟沐橙还没吃饭吧?”喻文州下意识的摸了摸兜。带了钱,没带账号卡……
“吃过啦。”苏沐橙挽着叶秋的手臂,笑意盈盈。
“上机,四个。”叶秋敲了敲柜台。
喻文州突然很庆幸这位叶秋前辈从来不在公众面前露脸。

“意识不错。手速的确慢了点。”叶秋伸了个懒腰,“术士的确适合你。起码比剑客适合。”
“多谢指导。”喻文州微笑,手指有些颤抖。原来……差距这么大吗?
“切老叶你不厚道!我饿了文州我们出去买东西吃吧老叶你跟苏妹子玩儿着啊!”黄少天把喻文州从椅子里拽起来往外面拉顺便给叶秋疯狂使眼色。
喻文州把围巾递给叶秋,无奈的跟着黄少天出去了。这个时间……买东西吃?他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
“走好走好。”看叶秋的样子,八成又开了一把竞技场。
“老叶真不靠谱。”黄少天低骂了一句。
“少天……你觉得,现在,去哪里卖吃的?麦当劳?”喻文州晃了晃手机,屏幕上显示十一点四十。
黄少天顿了一下,加快步子:“文州我们去麦当劳吧。快点快点我好饿啊……”他在心里把叶秋骂了一万遍。
“好好好你别急……”喻文州无奈的跟着加快步子。
天上落下来细碎的雪花。
“下雪了……”喻文州仰头望天,深黑色的夜空下零零散散的白慢慢飘落。
“啊快赶不上了该死的老叶文州我们到了再看好不好啊……”黄少天有点儿急了。
“赶不上什么?”喻文州把围巾摘下来给黄少天戴上,伸手拂去他发上落的雪。
“到了你就知道了现在不可以说。”黄少天因为喻文州的动作愣了愣,把脸往围巾里缩了缩。
“好吧。”喻文州耸了耸肩,突然拉着黄少天跑起来:“这样比较快,不是吗?”
十二点。
烟花盛放在夜空。
黄少天拉住喻文州的手,低声说:“文州我喜欢你……”
喻文州疑惑的看着他,喊:“你说什么——”
烟火的声音太大。
黄少天把脸埋得更低。他顿了顿,大喊:“我说,喻文州我喜欢你——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烟火停了。最后一句话格外清晰。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叶秋不知道从哪里晃悠过来,手里提着个蛋糕:“文州啊,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苏沐橙把一捧花塞喻文州怀里。
“我靠老叶你你你——你们居然抢我台词!!!”黄少天也顾不得脸红了。他怒瞪叶秋。
“不亏。”喻文州笑了一下,把黄少天圈进了怀里。
“生日快乐,文州……”黄少天红着脸嘟囔。
“谢谢。”喻文州对着叶秋和苏沐橙点了一下头,“麻烦你们跟着少天胡闹了。”
“不麻烦不麻烦。”叶秋乐呵呵摆了摆手,把外套脱下来披再苏沐橙身上:“你不先答应了?”
“我答应了啊。”喻文州笑笑,低头吻了黄少天额头,“我也喜欢你。”



蓝雨还有很多个夏天。
喻文州,生日快乐。
全世界最好的你。
成年礼快乐。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