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凉

爱谁谁。

【一叶叶】还见金陵一叶落(上)

#文笔不存在,下一个
#古代背景
#ooc
#题目:还【huan】见金陵一叶落
#下不知道多久摸出来系列
#哦对了艾特点文的同学 @锦瑟

又是一年江南梅雨时节。
马蹄踏碎了绘着落叶的伞面,溅起泥泞的水花。士卒挥动着鞭子,催促马儿跑的更快了些。
马匹呼啸而过带起的风吹得路旁的灌木丛沙沙作响。
士卒的队伍过去良久,地上积的水潭平静下来,染上了浅淡的红。灌木被扒开一个细小的缝,男人眯眼看着士卒们离去的方向,扯了扯唇。
明黄的衣衫上是触目惊心的大块大块的红,被雨水侵染得深深浅浅。像一块染错颜色的布料。
“真是狠呐。”他咳嗽着咯出一口血来。苍白掌心里的血艳红得刺目。
男人倚在树上,费劲的拔掉肩头的断箭。倒钩带下血肉,泛着乌青的颜色。“啧,在平日饭食里下毒也就罢了,现在连几个月也等不了?”他低笑一声,在伤口处撒下药粉,摸索着扒下身上绣着金龙的衣袍:“料子倒是不错,包扎伤口有些浪费了。这些把戏……他还真是玩不厌啊。”
匕首划开布料发出细微的声响,眼前一阵阵发黑。他苦笑了一下,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才打好结。怕是……真的要交代了啊……
“……主上?”耳边隐约传来熟悉的声音。他勉强睁开眼来,又安心的闭上:“一叶啊……”
“若属下也是杀手之一呢?就这么放心?”一叶之秋轻叹一声,把伞扔在了雨里。他半跪下去将男人其他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把他抱了起来:“怎的这样轻……属下带您回家。”微凉的唇落在滚烫的额上。昏迷中的人似乎笑了一下。

苍白单薄的躯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胸膛上的伤口还在淌着血,皮肉翻出来。白色的药粉均匀的洒在伤口上止住了血。肩头的伤口已经是乌黑的颜色。一叶之秋皱紧了眉头,一点一点割掉了乌黑的肉。他低下头吮吸着伤口中流出来的污血,直到血液又变回艳红。
低垂着的眼睫动了动,双眼睁开有一瞬间的迷茫,很快便恢复了清明:“你家?”他哑着嗓子问。肩上和胸口的伤火烧火燎的疼。“是,主上。”一叶之秋点点头,将一碗温热的茶水喂到叶修唇边,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眼:“家中简陋,事发突然,主上忍耐几日。”
“很好了。我俩以前住的屋子可比这差远了。”叶修勾唇,觉得有些好笑。他是那种注重物质的人吗?好吧,将军府的确奢华了那么……一点点。
一叶之秋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苦笑了一下,起身道了句“稍等”便去了外屋。
叶修眨眨眼,微笑:“还好,你还好。”咳嗽又起。他苦笑着,将掌心的血迹细细舔净。
“主上。”一叶之秋端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粥进来。他把粥递给叶修:“小心烫。”
“一叶啊。”叶修有些无奈的动了动被包扎的紧实的右手:“你想让我自己喝吗?还是说在报当初赶你走的仇?这么小心眼儿可没姑娘喜欢。”
一叶之秋看着被自己包得跟粽子一样的叶修,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他低着头否认:“没有。属下永远不会恨主上。”他小心翼翼的把叶修扶起来半靠在自己肩上,舀起一勺粥放在唇边吹了吹感觉温度合适之后喂进叶修嘴里。
“一叶啊。”叶修舒服的享受着一叶之秋的服务。他往一叶之秋身上又靠了靠。“属下在。”一叶之秋一僵,不敢动了。
“继续喂啊。”叶修不满。
“请主上恕罪。”一叶之秋忙继续喂叶修。
“别叫主上了。叫名字就好。我们早就没那关系了,不是吗?”叶修心满意足的吃完,在一叶之秋肩上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
“好……叶修。”一叶之秋低眸看着似在浅眠的叶修,某些回忆浮现上来。






翻了半天终于翻到谁点的文……【捂脸】
本来想写个原著向,可是,我写了几个开头都不满意。然后某天神智不清开了个古风的头居然写下去了……【深陷古风坑】
但是……结局……还在摸索【安详】

评论(10)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