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凉

爱谁谁。

【一叶叶】还见金陵一叶落(中)

#文笔不存在,下一个
#ooc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中
#古代背景,是糖!
#题目:【huan】还见金陵一叶落,前文见tag
#艾特点文的同学 @锦瑟

【一叶叶】还见金陵一叶落(中)

好……叶修。”一叶之秋低眸看着似在浅眠的叶修,某些回忆浮现上来:

“一叶之秋,追杀令和离开,选一个吧。”青年背过身去,银白的甲胄反射出的光刺得一叶之秋双眼有些发涩。
“属下可以知道原因吗?主上。”他单膝跪下去,却邪的纹路烙得他的掌心生疼。碎瓷片扎进他的膝盖里。自己……做错了什么?一叶之秋拼命回想,却什么也回想不起来。淡淡的血腥味。
“兔死,狗烹。”青年似是低笑了一声。成色极好的玉佩落在一叶之秋身上,又落下去,碎裂。
“……是,属下知道了。不必劳烦主上追杀。”一叶之秋握着碎了的玉佩站起来:“请主上保重身体。往后不能照料主上起居了。”他愣愣的看着碎做两半的玉佩,低低笑起来。
“你要干什么?”青年回头,恰好看见一叶之秋握着却邪的矛刃往颈上划去。他狠狠皱了眉,大步上前夺下他手中的战矛掷于地上:“莫要污了将军府的地!”“……是,主上。”一叶之秋弯腰拾起被丢在地上的战矛,手指颤抖。
“不必再称我主上。”青年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内室,背影在纱帐的遮阳下看不分明。
“想什么呢?”叶修抬起左手拍了拍一叶之秋的脸。“啊?没什么……”一叶之秋摇头,“叶修,我……你伤好后有什么打算?”是复仇,还是……一叶之秋没有问出口。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的打算之一……一叶我没吃饱。”叶修又揉了一把一叶之秋的脸,表情极其无辜。嗯,手感不错。
“我现在去盛,稍等。”一叶之秋任了叶修的揉脸,将他垂到面上的发撩到耳后便出去了。
“咳……唔……”确保一叶之秋出去后,叶修剧烈的咳嗽起来。他用力捂住自己的唇,极力压抑着咳嗽的声音。血从指缝渗出来。“再多等一段时间不行么?”叶修勾了唇,声音却悲伤得仿佛要哭出来。他仔细而又认真的舔净掌间的血,想起方才白粥的味道。
男子从门口进来,白瓷碗散发着微的热气。
叶修歪了头,拖长了声音唤着:“一叶——”
一叶之秋加快步子走到床边坐下:“我在。”他应着,冲勺子里的粥轻轻吹气。
叶修极快的探过头在一叶之秋唇边吻了一下,又缩回来装作什么也没干的模样张嘴等喂。一抹薄红爬上了他的耳垂。
一叶之秋愣住。他看了看碗中的白粥,又看了看叶修故作无辜的眼神,将粥送进了自己口中。
“喂——唔……”叶修还没来得及抗议出声,就被一叶之秋吻住了唇。舌尖尝到了粥的味道。
“我觉得,嘴对嘴喂可以保持粥的温度。”一叶之秋勾唇,一本正经的含了一口粥又吻了上去。
……血腥味,没错了。一抹暗色划过一叶之秋的眸。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