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凉

爱谁谁。

【一叶叶】还见金陵一叶落(下上?)

#没有文笔,下一个
#我发现这点写不完
#前文见tag

叶修越来越虚弱,一天也就能清醒一两个时辰。一叶之秋什么也没问,就静静陪着他。

叶修清醒的时候,话突然很多。他絮絮叨叨的问一叶之秋什么时候才是秋天,频繁的回忆着过去的日子。

一叶之秋领了一个跟叶修很像的人回来。

叶修刚睡下,那人皱着眉给叶修把脉,似笑非笑的咂咂嘴。

“过去那十多年,你在他身边?”那个人这么问,若有所思的摩挲叶修放在枕边的玉佩。

“照顾不周。”一叶之秋低着头,下意识想去摸自己腰间的那半块玉佩。

“辛苦了。跟我去抓药吧。能续个几年命。”他起身,深深凝了沉睡的叶修一眼,终于叹了口气:“何必呢……兄长。”

金陵淅沥下起秋雨来的时候,叶修觉得自己快死了。他不再整日昏睡,甚至有精神跟一叶之秋比划两下。

回光返照吧。叶修想着,蹦跶得更加欢脱。毕竟,多活一天就是他赚到。

一叶之秋当然知道他怎么想,也懒得跟他解释任由这人一天比一天放肆。

有人告诉他宫里有解药。

一叶之秋露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叶修把自己缩在狐裘里,慢慢的回想一叶之秋给他吃过什么玩意儿——现在他确定自己不是快死了,而是真的快好了。可是越来越怕冷怎么回事?现在才初秋家里就得整日生火,冬天怎么办?他怀疑自己会冻死在冬天。

一叶给他生的火早灭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去的。

火盆子就在叶修伸个手就能碰到的地方,加炭极为方便。但叶修想着事,没怎么注意火。

一叶之秋带着初秋的寒意匆匆进了屋子,见叶修哆哆嗦嗦缩成一团也没狠下心呵斥。他生好火,就这么盯着叶修看。

叶修缩了缩脖子,突然觉得自己不该那么怂,也就理直气壮的盯了回去。

初秋的雨把一叶之秋的衣服淋了个半湿,说句话都带了寒气。叶修叹口气,伸手把一叶之秋拽进了被子:“看啥,再看收钱啊。”

被里让叶修的体温烘得暖和,一叶之秋却打了个哆嗦。“叶修……?”他迟疑着没敢动弹,胸腹处的伤口突然疼起来。又裂开了吧。他默默想着,试图撑起身来离叶修远点儿——叶修那狗鼻子,指不定能闻出什么。

一叶之秋抿了下唇,决定在叶修闻出来之前干点什么。“非要我一直照顾吗?”他说,眼神躲避着叶修的眼神。

“是啊。”叶修眨了眨眼,似笑非笑的盯着眼前伪装都不太会的人。一叶之秋的面色是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他突然觉得有点心疼,还有点愠怒。带着着心情,他说出来的话都是冷的:“不让你照顾着,你怕是早就死外边儿了。”

一叶之秋僵了一下,更没敢去看叶修。他没说话,算是默认,又算是否认。叶修也不打扰他,就跟他一起沉默。屋子里一时静得只听见火花炸开的声音。沉默了好一会儿,一叶之秋方才艰难的开口:“我想试试。”他低声说着,下意识去摸腰间的东西。什么也没有。叶修从枕边把那玉佩丢给他,反手又把人拽进了被子。

这手凉的,可以去冰镇酸梅汤了。叶修握着一叶之秋的手默默的想。“这样就很好了。一叶。”叶修打了个哆嗦,腾出只手来揉了把一叶之秋的头发,“很好了。”

一叶之秋默默的看着他,没有说话。他舍不得,不甘心他放在神位上的人,现在落魄到蜷在他的破屋子里瑟瑟取暖。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