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凉

爱谁谁。

【双叶】半步

#给某人讲的睡前故事扩写
#是刀子

曾经有个小姑娘问叶秋,为什么每次帮叶修理了衣服后都会后退半步——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半步。

叶秋当时怔了一下,眯着眼浅浅笑起来。他想了很久,慢慢的,却又坚定的开口:“不退太亲昵,一步又太疏远。”

那时还是叶修刚退役的光景。叶秋还在小心翼翼的,努力的维护着自己乖巧听话的弟弟形象。
————————————————————————

烟雾在指尖缭绕。

叶秋盯着那些烟雾发愣,火光又亮起来。他突然想起什么,一口烟便呛在嗓子里,火辣辣的灼疼。叶秋费力的咳嗽起来,嘴里都是尼古丁和焦油混杂的苦味。眼泪模糊了视线,他便又想起刚才在想的事儿来。

他想起的是自己第一次抽烟的情景。

彼时叶修回家带走了他的身份证。叶修才走了两天,他便发疯似的想念叶修的味道——那股淡淡的,有点呛人的,带点儿苦味的烟草气味。叶父是不抽烟的,叶秋记忆里烟味代表的就是叶修。兄弟俩自幼时就喜欢玩cos对方的游戏。叶修走后,叶秋着魔一样对着镜子模仿他的哥哥。当他再次对着镜子模仿哥哥懒散的笑容的时候,他决定去买烟。

叶秋选择的是女士烟。他故作镇静的把烟带去了公共厕所——他不敢带回家。女士烟的味道很淡,但依旧把叶秋呛得死去活来。他执拗的一口口抽完了那支纤细的烟,低头嗅着指间的烟草气息笑起来。

回忆完了,叶秋把烟在纸上摁灭,折好,丢进垃圾桶。他从怀里摸出古龙香水,仔细把自己喷了个遍。再嗅时,没了烟草味。叶秋笑了下,理了理起了点皱褶的西装进了化妆间。

化妆师给叶修弄着头发,叶秋在旁边理着一会儿得给叶修别上的胸花。他抬了头,对着镜子笑了一下。恍惚间他以为那是自家哥哥。他们长得实在是太像了。

直到叶修笑眯眯凑到叶秋面前喊了一声“小秋”时,叶秋才回过神来。他看着只剩自己和哥哥的化妆间,面对那张与自己距离过近的脸,不可抑制的产生了一种想要亲吻叶修的冲动。

一定是一个交换二人口中烟草气味的吻。叶秋边给叶修别着胸花边想。他的烟草味会淡点,叶修的会浓点。但一定都是苦涩的,苦到让舌尖发麻。

当他抬手给叶修正着领带的时候,嘴唇颤抖着,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的,又理所当然的说出了那句本该带进坟墓里去的话:“叶修,我喜欢你。对恋人的喜欢。”他说着,语气平静仿佛在谈论天气。叶秋温文尔雅的笑起来,自带了优雅的气场。

叶修愣了一下,拍开了叶秋的手。他看着自己的弟弟,觉得指尖一点点变凉。他定了定神,冷淡的,带着点厌弃神色开了口:“叶秋,你笑的真恶心。”

“抱歉。”叶秋唇角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温文尔雅的模样。他后退了一步,冲自己哥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你的婚礼快开始了,哥哥。”

评论(3)

热度(35)